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三祖父的酒罐
三祖父的酒罐
作者:夏兴初 来源:市政协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5日 点击数:

 

我的三祖父一生的唯一爱好就是喝酒,人称“烂酒罐”,87岁的人有78年是在酒坛边度过的。前不久打扫屋子时,他却抱出自己用了五十年的酒罐,丢进了垃圾堆,叫左邻右舍们谈论了好几天。为此,三祖父话语如珠,说起了酒罐的往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农村各家各户的粮食一年不够半年吃,三祖父偷偷用两斤玉米到陶罐厂换回一只酒罐,气得三祖母和他吵了好几天。可当时物质紧缺,打酒、割肉、买布匹都要凭票供应。特别是酒,更是紧张。所以,三祖父的酒罐就时常空着。这使年轻体壮、酒瘾很大的三祖父吃尽了苦头,常常在强行忍耐中度日,有时免不了做点违规之事。

记得一九七九年过春节,我的么叔娘刚踏进我们家的门。一时高兴,三祖父就邀请我们一大家子到他家吃年夜饭。三祖父提着酒罐上供销社去打酒,可他手头只有二两酒票,自己也半年没沾酒星儿了,很想解馋。怎么办呢?他在排队进供销社的时候,想出了一个歪主意。轮到三祖父买酒了,供销社女服务员接过“酒票”,给他打了二两酒,便转身去取其他东西。三祖父趁服务员转身之机,迅速将酒罐送到嘴边,一仰脖子就把二两酒喝了。待服务员转过身来,他说:“同志,你还没给我打酒呢?”“啥?刚才不是先打酒后拿东西的吗?”服务员惊问。“不信你看嘛。”三祖父边说边将酒罐转过来,一副着急的样子。服务员见酒罐果然一滴酒也没倒出来,只得又糊里糊涂地给三祖父打了二两酒。

说起这件事,三祖父很愧疚地笑了笑:“那年月,没办法呀。当时要是被人检举了,后果没法去想!”

后来,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家家户户有了余粮,乡镇酒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祖国大地上。喝酒不再凭票供应了。三祖父高兴极了。每每赶场回来,他都要打回满满一罐酒,一日三餐自饮自酌,好不痛快。如遇亲朋好友登门,三祖父就啥事也不做,抱出酒罐来,和客人边吃炒胡豆边喝酒边聊天,直喝到红光满面走路摇摇晃晃为止。

历史进入了二十一世纪,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国家富民惠民利民政策的越来越多,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如“芝麻开花—节节攀升”。三祖父的家不仅新修了几间楼房,还像城里人一样装修得豪华大气。叔婶们见三祖父成天抱着酒罐不松手,就说:“爸爸,您别再打酒喝了,乡镇酒厂的酒度数高,喝多了对身体有害,以后我们买瓶装酒给您喝吧。”

“啥瓶装酒?质量差的我不喝。”三祖父咕哝道。

“当然是好酒,比如:茅台、五粮液,最起码也是泸州老窖。”叔婶们说道。

从此,三祖父常年都有喝不完的瓶装酒。酒罐又空了下来。

这天,三祖父打扫屋子,在墙角里发现了积满灰尘的酒罐,抱出来,深情地说:“老伙计,不是我忘恩负义不要你,谁叫改革开放政策好,人们都整富裕了,都喝瓶装酒呢?”说完,走出房来,把酒罐扔进了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