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书包的故事
书包的故事
作者:夏兴初 来源:市政协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5日 点击数:

 

前不久,受朋友委托,我到希望小学去帮他接儿子。一放学,只见孩子们背着花花绿绿的书包涌出校门,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了我与书包的故事。

1977年秋初,刚满7岁的我看到同院的小伙伴都上学去了,也向父母吵着要去读书。父母在无奈之中只好把我送进了本村的小学。上学第二天,我见同学们个个都背着蓝布缝制的书包,也哭着向父母要书包。一听说要书包,向来不爱多说话的父亲就发火了,对我嚷:“要书包就莫去学校啦!”妈妈在一旁,还没说话眼泪就流出来了,她走过来把我搂住:“孩子,等一段时间给你买书包吧,家里现在连盐巴也称不起了。”一句话,把我提醒了,接连好几天,我们家里是用泡菜水煮菜。从此,我再没向父母要书包了,每天用手抱着书本上学、回家。这年冬天,我的双手长满了冻疮。母亲每每看到我的手,都捧着暖在怀里,心疼得直掉泪。第二年春季开学时,母亲狠狠心,拆掉她的一件补了好几次疤的旧衣服,为我缝制了一个小“书包”。就是这个“书包”,陪伴我度过了四个春秋。

1981年,国家实施改革开放政策,农村实行土地包产到户。当年,我们家首次有了余粮。秋季开学时,父亲背了几十斤玉米到街上卖了,给我买了一个帆布书包。我高兴极了,每天上学放学都护着它,生怕把它弄脏弄破了。自此,这个帆布书包伴着我读完小学、初中和师范。

师范毕业后,我当了八年人民教师,后考录为国家公务员。参工二十多年来,我虽然不再用书包了,儿子长大了、参工了,也用不着书包了,但我始终对书包有着莫名的情结。无论到农村看望留守儿童,还是奖励学习上进的侄儿侄女,我习惯于选择买书包。侄女才上小学四年级,都换了六个书包,并且一个比一个高档。今年秋季学,侄女又吵着要买新书包,我和弟弟因事忙不过来,就委托母亲带侄女去买。没多久,婆孙俩高兴地回来,买了一个一百八十多元的书包。我和弟弟都问:“买这么贵的书包干嘛?”母亲说:“质量差了对孩子身体不好。”我开玩笑地说:“我以前上小学时还没有背过真正的书包呢。”母亲笑笑回答:“时代不同嘛。”

是啊,时代不同了,如今的孩子,不要说背个好书包,就是穿名牌、配手机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改革开放四十年,人民的生活变化如此之大,真叫我们做梦也想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