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学习园地  —  关于“三线”军工企业遗留资产保护利用调研报告
关于“三线”军工企业遗留资产保护利用调研报告
作者:段海波 来源:华蓥市政协 点击数:

2018年6月,华蓥市政协组织学习文史委等相关委室人员深入到各乡镇街道、“三线”军工企业遗址,通过走访座谈、踏看现场、查阅资料等形式,对华蓥境内原“三线”军工企业的建设与发展、以及外迁后遗留资产保护利用情况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

一、三线建设的历史背景及我市原“三线”军工企业的分布发展情况

三线建设,是一场以加强国防建设、抵御帝国主义侵略为主要目标的生产力战略布局。上世纪60年代,中国周边国际局势激烈动荡,国内三年困难时期的阴影依然存在。在重要工业及生产生活设施布局上还存在诸多问题:一是工业过于集中;二是主要铁路枢纽、桥梁和港口码头多在大城市附近,还缺乏应付敌人突然袭击的措施;三是所有水库的紧急泄水能力都很小。一旦发生战争,我国经济建设、民众生活都将受到严重威胁。

基于上述国际国内环境,毛泽东主席在1964年5月至6月的中共中央北京工作会议上,从存在新的世界战争的严重危险估计出发,提出“三五”计划应该考虑解决全国工业布局不平衡的问题,要搞一个一、二、三线的战略布局,加强三线建设,防备敌人的入侵。据此,一场规模空前的以“备战备荒为人民”为指导思想的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国大陆中西部的13个省、自治区轰轰烈烈地展开。

中央在四川确定的重点项目为“两基一线”,即重庆(当时重庆属于四川)常规兵器工业基地、攀枝花钢铁工业基地,以及成昆铁路线。1964年9月11日,西南三线建设筹备小组成立“以重庆为中心的工业配套工作组”,1965年初,工作组向中央呈报了《关于以重庆为中心常规武器配套规划的情况报告》,按照中央“靠山、分散、隐蔽”的布点要求,确定了以靠近重庆的华蓥山为中心,在周边各县布点三线建设项目。其中9个军工企业集中分布在原广安县、岳池县所辖的华蓥山境内,即除了永光厂落户在现广安区的梭罗乡外,其余红光、华光、明光、金光、兴光、长城、燎原、江华8个军工厂则分别落户在现华蓥市境内的禄市镇、天池镇、双河街道办事处、高兴镇、观音溪镇、溪口镇、庆华镇,并于1965年开始陆续入驻建设。其生产的产品有瞄准具、瞄准镜、潜望镜、红外线光学观察镜、军品光学仪器玻璃、航空玻璃、防弹玻璃、地炮激光测距仪、光学仪器坯件、透镜洗磨机、阴性硅溶胶、小高炮火控系统、引信、机枪、步枪、炮、弹等军工产品以及后来生产的环球牌气枪弹、明佳牌(原珠江牌)照相机等民用产品,不少产品的科技含量在当时国内居领先地位,许多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特别是1969年,“珍宝岛事件”发生后,我市境内的军工科研人员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昼夜奋战,圆满完成了上级下达的战需军品的研发和生产任务,华蓥山军工建设由此走向兴旺,并凸显其在全国的战略地位和影响力。在后来的军转民的探索与实践中同样走在全前列,1979年第四届全运会上,浙江籍射击队员吴小旋首次使用“环球牌”气枪弹在10米射击比赛中夺得金牌,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许海峰使用“环球牌”气枪弹夺得中国历史上第一枚奥运会金牌,从而结束我国国家队长期使用西德生产的气枪弹的历史。同时与之相配套能源(绿水洞煤矿、李子垭煤矿、高顶山二煤矿)、建材(川东北水泥厂即渠江水泥厂)等重点支撑项目于70年代相继建成投入生产运营,从而在华蓥山中段迅速形成了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以光学、机械、能源、建材为主的“三线”工业基地。

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国际形势发生了转折,世界逐步从对抗走向对话。为了争取一个较长时期和平建设的国际环境,中国政府不断加强和改善同世界各国的友好合作。原来为准备战争突然爆发而建立起来的一些以军品生产为主的“三线”企业,面临着军品任务锐减、生产线闲置、经济效益下降、企业亏损严重等诸多困难。同时,“三线”建设在当时国家急于备战的情况下匆促上马,选址过于匆忙,没有很好地进行工程地质勘察,只是片面强调“靠山、分散、隐蔽”,使一些企业特别是军事工业企业,建在地质气候条件差、交通不便、远离城镇的偏远山区,严重影响和制约着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特别是到了80年代,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过程中,大批“三线”企业已经到了无法维持下去的地步。为了解决“三线”建设的遗留问题,巩固和发展“三线”建设成果,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对“三线”建设进行“调整改造”。整个“三线”建设调整改造工作经历了“七五”期间的综合治理改造,“八五”“九五”期间以脱险搬迁为主要内容的布局调整,“十五”“十一五”期间的调整收尾三个阶段。我市八家军工企业也集中在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陆续迁往重庆、成都、南充等大中城市,至2002年基本完成全部搬迁。

二、华蓥市原“三线”军工企业遗留资产权属及保护利用情况

三线”企业的外迁,搬走了华蓥的大半壁河山,使得本来因“三线”建设而诞生的华蓥市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支撑,华蓥的人气锐减、三产业迅速萧条,财源严重萎缩,工业只剩下“一黑二白”的景况。面对空前的困难和挑战,市委市政府审时度势并提出了“二次创业”号召,除了大力发展水泥、煤炭等乡镇企业外,千方百计对搬迁后产权无偿留给市政府的闲置厂房因地制宜进行再利用。即对闲置厂房及附属设施,通过廉售、廉租、无偿使用等优惠政策引进新的工业项目入驻发展。目前,原八大军工企业留下的厂房及其附属设施已基本上已卖给了私人、私营企业或者国有企业,这些拥有产权的单位或个人,或继续办企业、或闲置、或开发成房地产建成城镇居民小区,部分职工宿舍被原企业退休职工继续居住,或被当地村、社区无住房户的村民(居民)无偿使用或居住,有的已出售给个人。

其资产权属及利用的具体情况是:红光厂:厂区办公楼和车间等房屋整体变卖给重庆大川厂,用于生产木门;职工宿舍有的卖给月亮坡村本地农户,有的租给附近山上灾避险搬迁农户;子弟校、医院属市政府国有资产,子弟校现由禄市小学校使用,医院闲置。华光厂(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厂房、办公楼、医院、宿舍产权属于广能集团,目前厂房、办公楼分别是绿水洞煤矿的机修车间和办公室,医院闲置,宿舍广能集团已转卖给私人住户,子弟校产权属市政府国有资产,目前正在维修建设成天池镇中心幼儿园。金光厂:厂房、办公楼产权属于广能集团,广能集团将一处厂房买给现在的晨耀凸轮轴厂,一处厂房拆掉重建矸石电厂,其余厂房出租给李云堆码场、明祥塑业、逗留香公司使用;三栋职工宿舍、子弟校、医院产权属市政府,目前三栋宿舍用作观音溪镇政府的职工宿舍,子弟校由观音溪初中使用,医院房屋现由济康精神病医院使用。长城厂:除部分职工宿舍已卖给个人外,其余资产所有权属市政府,委托溪口镇人民政府代管。其中子弟学由溪口初中使用,医院改成溪口镇敬老院,办公楼、俱乐部(电影院)闲置,部分厂房租赁给瑞进等5家机械加工企业使用。燎原厂:产权整体属于华蓥道隧集团,目前,厂房、办公楼、子弟校、医院、职工宿舍闲置,有专人看护,保护完好。兴光厂:部分车间及办公大楼、供销科、招待所、学校、职工宿舍、食堂等卖给柏道成建川广水泥厂(现已搬迁),部分房屋及煅造车间、木工房、压铸车间卖给私人张宝红建双力化工厂(现未生产)。电影院、门诊大楼、住院部以及医院职工宿舍归产权属华蓥市担保公司。江华厂:厂房已分别卖给凯达公司(目前凯达公司已将原厂房拆除开发成商业住宅),永盛机加公司、华凯农机公司;油库卖给永安机加公司开办企业;宿舍:江华一、三、四村宿舍整体属危房已拆除,江华二村部分宿舍属危房拆除外,余下部分宿舍和江华中心村宿舍卖给凯达公司作宿舍;车间:木工车间、印刷车间、医院、子弟校产权属市政府,目前分别由地税所、派出所、江华敬老院、庆华初中使用;车队产权属市政府,现为一编织袋厂使用;军工车间、招待所、靶场未移交给市政府,产权仍属原江华厂所有。明光厂:已被整体卖给私人开发成信都小区,现存三栋厂房也几经转手卖给了私人开办成餐饮业,目前房屋原样结构保存较好。

 三、“三线”军工企业遗留资产的的文化价值及保护利用建议

“三线建设”除了历史的战略意义之外,对华蓥人民最直接的意义,莫过于华蓥的前世今生之缘。可以说,没有“三线”军工企业布点华蓥山的历史机遇,就没有华蓥市。

 当时随着“三线”建设任务的纵深推进,从全国各地搬迁到华蓥山生活的科技工作者、工人、教师及其家属骤然增多,山区面临蔬菜、肉粮等生活物资供给的巨大压力。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军工企业与所在地的公社党政积极探索,并形成了“厂社挂钩、以厂带社、工农结合”的合作互助模式。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西南局第一书记,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主任、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代表中共中央,在1966年1月9日视察明光仪器厂等军工企业时,对华蓥三线建设者“干部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好作风以及所形成的“厂社结合”“工农互助”“干打垒”等经验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随即中央新闻单位专门制作了纪录片《华蓥山上红旗飘》在全国各地热播,从而使华蓥山三线军工企业及其所创造的“工农结合”模式名声大振,成为全国三线建设的一面旗帜被推广学习。同时随着军工企业的发展,山区原有的行政区划和管理体制已很难实现统一协调和保障服务,于是1978年4月8日,中共四川省委根据周恩来总理生前的“工农结合、城乡结合、有利生产、方便生活”的指示精神,批准南充地委《关于建立中共华蓥工农示范区、华蓥工农示范区革命委员会的报告》,并于1978年11月10日,在国营明光仪器厂礼堂召开了华蓥工农示范区成立大会。1979年10月5日,又经国务院批准,改华蓥工农区示范区为华云工农区,正式确定为县级行政管理区域。同时随着三线建设的政治、经济、文化在华蓥区域的不断发展,城市基础设施和配套功能的日益完善,华云工农区引领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不断增强,1985年2月4日,国务院批复决定:撤销华云工农区,建立县级华蓥市。

三线建设,虽然随着时代的变迁而逐渐远去甚至消失,但它在前进的道路上留下的印迹却影响深远,也是华蓥人民永远值得怀念和珍惜的一笔宝贵财富。为此,对“华蓥三线建设”这一特殊“遗产”的保护、利用和传承提出如下建议:

(一)坚持保护与利用并重,科学制定华蓥“三线军工企业遗留资产”保护和利用规划。对保存较好、尚有三线人文价值的厂房及其附属设施在利用时要有明确的界定和要求,不得随意破坏和改变厂区原有地理环境、建筑结构和外观风貌,因为这是我市三线旅游资源的一张名片,应纳入我市人文保护和旅游发展的整体规划,使其有机融合,相得益彰。

(二)建设“华蓥山三线建设博物馆”。无论是从过去我市境内八个军工企业的代表性、影响力、历史贡献来讲,还是从我市所处华蓥山中段的地理位置来讲,完全有必要在我市境内建设三线建设博物馆,这既是对华蓥“三线人”的负责,也是对华蓥人民的子孙负责,更是对华蓥未来的发展负责,是华蓥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目前长城、燎原厂房及附属设施整体保留完好,厂内可谓绿树葱葱,溪流湾环,环境十分优美令人流连,可以此为载体打造建设成华蓥山三线建设博物馆和华蓥山三线军工企业遗址游的目的地,再加上厚重的川东佛教文化和玛流岩瀑布、仙鹤洞等自然奇观,溪口镇必将成为我市乃至广安南端重要的旅游桥头堡。

(三)充分发挥“三线人”人文资源的作用。“三线人”是我市一笔宝贵的人文资源,他们虽然离开了华蓥市,但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人都有一种特殊的三线情结,年龄较大的则把华蓥当做第二故乡,对于出生在华蓥的年青一代来讲,华蓥就是他们的成长的摇篮和第一故乡,他们对华蓥都有一种深厚浓郁的故乡感情,应当有专门的机构来开展对这群特殊的华蓥人的工作,将他们联系和联谊起来,甚至再一次引领“回乡”,为华蓥的发展继续发挥作用贡献力量。

(四)深入挖掘“三线”文化内核,让“三线”军工精神成为华蓥发展的力量源泉并得以传承和弘扬。“三线”建设不仅为华蓥开创了一座城市,同时也为华蓥人民留下来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三线”建设者在华蓥山区演绎和留下的“不等不靠三个石头磊锅灶,无怨无悔就地取材干打垒”的吃苦耐劳、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爱党爱国爱人民,献了自己献子孙”的忠诚担当与奉献精神;“积极探索,勇于创新”的求新求变的科学创新精神,正在成为华蓥建设与发展的不竭动力。应当深入挖掘、整理和弘扬华蓥山的“三线”文化,并通过城市雕塑等载体形式,让“三线”精神成为一座丰碑,永远砥砺华蓥人民艰苦奋斗、创新发展。

(五)让“三线”军工企业名留城市。一条道路承载的是人类历史的脚印,虽然军工企业随着国家“三线”建设的战略调整而外迁离市,但华蓥因“三线”建设而建立,我们没有理由不记住她的名字,建议以原军工企业的名字的简称即红光、华光、兴光、金光、长城、燎原、江华、明光(明光路已用)来命名城市街道,特别是蓥西新城新建的的街道名,如同城大道华蓥境内段就可以命名为“江华大道”。这样就可以让华蓥的市民永远记住她们的名字,让华蓥的子孙知道我们这座城市是怎样来的,更让回到华蓥的“三线人”因有一座新的“三线”城市而倍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