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提案建议  —  关于推动嘉陵江流域经济协作 建设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建议
关于推动嘉陵江流域经济协作 建设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建议
作者:张利纯 来源:武胜县政协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01日 点击数:

根据《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中发〔2015〕12号)、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和《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节能环保产业的意见》(国发〔2013〕30号)中有关开展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的要求,2015年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请组织申报第二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通知》(发改环资〔2015〕1447号),启动了第二批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工作。同年12月,发改委批复同意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南充、广安、德阳、遂宁、广元、绵阳)。今年,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再次明确提出“推动嘉陵江流域经济协作,建设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战略定位,无疑是广安又一次发展机遇,作为小平家乡,我们一定要抢抓难得政治机遇,注重联合保护、联合开发,加快把省委确定的“建设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战略定位转化为路线图、作战图和施工图,将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好、保护好、发展好。

一、建立健全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保护和利用机制

(一)成立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综合协调机构。嘉陵江流域先行示范区建设是跨行政区的项目,无论是保护还是利用,都必须整体组织实施,建议市委联合其余5市尽早设立“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联合指挥部”,统一组织与领导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工作,统一向上争取政策、资金。

(二)联合呼吁制定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综合利用规划。建设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是一项全新工作,没有成熟的经验和案例可供借鉴,省委虽然确定了建设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总目标,《嘉陵江流域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方案》明确了阶段性目标、制度改革目标、具体建设指标,但对流域综合性开发、项目布局、产业结构等还缺乏系统性设计。鉴于嘉陵江综合利用规划制定的复杂性、全面性和综合性,建议市委联合其余5市呼吁省委省政府组织相关部门,在充分实地调研的基础上,尽快制定完善《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综合开发利用总体规划》,对流域的国土整治、旅游项目布局、工业布局、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交通通讯、城镇体系、产业结构调整等从制度层面进行设计。为确保嘉陵江流域城乡饮用水安全,加强嘉陵江生态环境保护,在调查研究嘉陵江流域污染状况和环境容量基础上,组织专家尽快制定和完善《嘉陵江流域先行示范区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呼吁省政府在条件成熟时,提请省人大参照《四川省长江水源涵养保护条例》,制定《四川省嘉陵江水源涵养保护条例》,对造成嘉陵江水体污染的单位、企业或个体,依法追究责任。

(三)建立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生态补偿机制。制定关于建立嘉陵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的指导性原则和政策,开展对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问题的研究。充分发挥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明确各利益主体的关系,在上游为下游提供保质保量用水的前提下,由下游受益地区通过资金、实物、技术、项目开发等各种渠道和方式对上游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额外投入和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的损失进行补偿。确立补偿标准方面,可以充分依据供水的质量和数量,发挥水价的调节杠杆作用。开展技术和发展援助,选择下游发达地区与上游结“对子”,进行矿产资源开发技术研发、环境友好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和项目合作建设、劳动力培训和转移等多方面的合作。

二、切实加强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生态环境保护

(一)加强污染源头控制。由于嘉陵江出川水质规定须达到Ⅱ类水质标准,有必要明确要求广安(武胜)上游沿江各区市县出境段面水质均达到Ⅱ类水质标准,以满足沿江居民的生产生活用水需要。鉴于污水处理属于末端处理,必须从污染源头抓起,按照国家产业政策要求和环保法规规定,“关、停、并、转”一批污染重、能耗高、效益差的企业,实施污染申报和总量控制制度,建立重点排污企业网络监控制度;禁止高能耗、高耗水企业生产,强制进行技术革新;调整市场供水价格,提倡节约用水,减少工业污水和城市生活污水排放,防止城市垃圾对水环境污染;完善城市排污管线,加强雨污分流;积极推广农作物病虫害生物防治技术,减少农药、化肥施用量,实现畜禽排泄物资源化,提倡使用农家肥;坚决禁止嘉陵江支流网箱养鱼、肥水养鱼;电站库区定期开闸放水,提高水体自净能力。

(二)加强林地和湿地建设保护。加强生态系统修复和综合治理,做好重点区域水土流失治理和保护。尽快恢复因工程建设采石、取土造成的岸基植被破坏;落实责任加强沿江两岸天然林保护和坡耕地退耕还林工作;在利泽水利枢纽新库区形成的新的水岸线和漫滩地带,大力营造护堤林、护岸林;规划嘉陵江(武胜段)流域湿地保护区,并建立部分城市人工湿地,打造以芭茅林为主的地方特色湿生植物带;禁捕野生动物,保护野生动物种群数量;严禁无序开采砂石;拆除主要支流部分丧失功能的的堰坝,疏浚水道,提高流速。

(三)加强嘉陵江鱼类保护。电航工程破坏了鱼类原生场所,大坝阻隔了鱼类洄游通道,鱼类繁殖受到严重影响,嘉陵江常见鱼类49种,目前有7种已经绝迹,包括需要洄游的著名鱼类鳗鲡(青鳝),10种基本绝迹,6种濒危。保护嘉陵江鱼类,恢复往日“鱼跃”嘉陵江景象,一方面在科学开展增殖放流的基础上,加大日常巡查力度,严厉打击各种电鱼、毒鱼事件的发生。另一方面还应注重保存河道、漫滩结构性完整,定期清除河道中过多淤泥、障碍物,使河滩、沙洲继续提供多样性生物栖息功能。

 三、科学合理推进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开发利用

(一)打造嘉陵江亲水旅游目的地。人的天性趋近自然,乐居山水。建议打造嘉陵江(武胜段)117KM沿江地段“百里景观长廊”,并通过景观,真正反映历史,反映人文思想。一是规划方面,首先是主题先行,即找出广安(武胜)的核心文化。从文化业态看,四川15种,而在广安(武胜)大致有13种,即石刻文化、古镇文化、古建筑文化、民俗文化、宗教文化、儒学文化、红色文化、名人文化和山水文化等。核心文化,定位要准,要重点突出民俗文化、名人文化和红色文化,就历史的传承而言,还有汉文化和“忠义之邦”的历史文化。要将我们的规划定位,体现为一处融历史、文化、生态景观及爱国主义、乡土文化传统教育四位一体的旅游休闲度假胜地、江城广安(武胜)核心文化的展示窗口。二是景点打造上,要系统布局形成亮点。建议采用一带三区四园八景。一带,即外围彩化带。三区,即太极湖国家级水利风景区、龙女湖旅游区、白坪-飞龙乡村旅游示范区。 四园,即名人文化园(蒙哥、杨益言)、川派盆景园、民俗体验园和博物园;博物园,由嘉陵江流域文化陈列馆、巴蜀非物质文化遗产馆、蚕桑文化博物馆、民俗广场四者组成,凸显流域石器文化、墓葬文化、崖刻文化、战争文化、儒学文化、宗教文化及山水文化、名人文化、农耕文化等数不胜数的优势资源。八景, 即天印高悬、立石干霄、九洞晴岚、平洲草色、环江晚渡、书岩古篆、穿岩曦月、石笋凌云。三是适应市场需求,开发多层次旅游产品。在着力开发生态旅游和文化旅游的基础上,要认真研究开发一系列适应普通市民的大众性旅游项目,以及融参与性、娱乐性为一体的体验旅游项目。比如:开发乡村自然生态游、生态农业采摘游,以及“纤夫拉船”“皮划艇竞速”“车水碾米”“坐歌堂嫁女”等民俗、体育、休闲度假旅游项目。

(二)打造嘉陵江特色产业经济带。打造嘉陵江流域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沿江特色产业经济,必须立足保护性开发原则,以“绿色、环保、生态”为基础,以“农民增收”为核心,着力培养绿色产品为主导的生态农业,形成优质粮油、优质水产、优质柑橘、优质种子等专业特色农产品基地;发展农副产品深加工,升级传统轻纺行业,大力推广节能环保产业,促进三次产业互动共融,把资源优势培育成产业优势,带动整个区域经济的增长和工业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

(三)加快特色小镇建设。实现城乡互动共融,是解决脱贫攻坚、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出路,也是加快沿江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措施。一是突出规划的前瞻性和科学性。沿江的乡镇大多都已经编制了发展规划,但完成利泽水利枢纽梯级渠化后,各种资源配置都已发生了新的变化,各地应组织有关专家,按照“沿江组团,拥江发展”构筑“江、城、山自然空间结构”的规划理念,对沿江小城镇的总规、详规进行审查,对需要重新规划的要重新进行修编完善。二是突出建设的个性化和功能性。特色小镇的建设要对文化传统、民族特色、历史遗迹、城镇形成标志、生产方式、产业优势等方面加以发掘和分类,将城镇历史积沉的轨迹保留、延伸和发展,并与现代经济特色和现代文明嫁接整合,以此勾勒出城镇的特色,突出城镇的个性,在城镇建设中要重点加强道路、通信、供水、路灯、人行道等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要按照功能分区抓好配套建设,强化城市的功能,增强小镇的吸纳能力。三是突出投入的社会化和多元性。特色小镇建设,资金投入是关键,要创新机制,运用市场法则,广泛吸纳社会资金,以构筑多元投资体系;要激活城镇土地资本“以地生财”,通过统征、置换、竞拍等手段变散地为整地、变死地为活地、变廉价地为高价地,筹集获取建设资金;要坚持“谁投资、谁所有、谁受益”的原则,广泛让社会资金参与水、电、路、桥、公园等公益设施建设,使政府资本、民间资本和金融资本积聚起来,参与小城镇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