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渐渐远去的“村魂”
渐渐远去的“村魂”
作者:李方成 来源:前锋区政协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0日 点击数:

“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英国诗人库伯这句经典名言,客观描述了乡村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命运共同体,城市是人类战胜自然、改造自然、升华自然而创造的人口集中地。如今现代化城市快速拓展,乡村人口大量转移,村庄作为乡村重要组成部分,村庄的“形态”在慢慢改变,村庄的“灵魂”在渐渐远去。

中华民族是一个古老的农耕民族,祖先们以农耕为纽带创造村庄、生于村庄、长于村庄、最终落叶归根于村庄,每个村庄都有一个神奇的故事,都是人类繁衍生息的摇篮,都保留着祖先的精神、寄托着祖先的厚望、蕴含着祖先的灵魂。

一首《春天的故事》,唱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唤醒了中华大地沉睡中的城市和村庄,村庄的农民们背着简陋的行囊、怀揣激情的梦想、带着淡淡的忧伤,离开自己土生土长几十年的村庄,南下北上去了城市,为城市的发展贡献各自的心血与汗水、智慧和力量,从那时起,他们的名字从“农民”变成了“农民工”;留守村庄的老人,精心看守着自己的家园和渐渐空荡的村庄,他们的名字从“老人”变成了“留守老人”;不能跟随父母同行的儿童,只能陪伴在爷爷奶奶身边学习生活,他们的名字从“儿童”变成了“留守儿童”。村庄的喧哗、生机与活力慢慢消退,村庄的“灵魂”渐渐远去。

袅袅炊烟是村庄的“灵魂”。那些年,村庄东边的房顶开始冒出炊烟,西边的房顶都会跟着冒出炊烟,炊烟慢慢笼罩整个村庄,可口的饭菜香渐渐弥漫整个村庄。看见炊烟,耕耘的大人们停止劳作,顽皮的小孩们暂停打闹,甚至小狗、小猫、小鸡、小鸭都会停止一切活动,急忙回家,吃饭的时间到了,暂时平静的村庄又热闹起来。村庄在袅袅炊烟点缀下,显得是那么活力四射。如今,村庄渐渐空虚,曾经干净整洁的院落杂草丛生、参天的松柏已经枯萎、惜时炊烟袅袅的房屋人走房空。村庄没有了袅袅炊烟,就缺少声息和呼吸,“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场景没有了,村庄的“灵魂”渐渐远去。

朗朗书声是村庄的“灵魂”。那些年,天刚蒙蒙亮,村庄院坝就会传来朗朗的书声,那是孩子们早起熟读当天要背诵的功课;上课了,村庄学校就会传来朗朗的书声,那是孩子们在齐读课文;夜幕降临,村庄的房屋就会传来朗朗的书声,那是孩子们在复习功课。村庄在朗朗书声的映衬下,显得是那么生机盎然。如今,孩子们追随父母去了远方,村庄院坝和树下只留下他们的足迹,失去了他们的书声与欢笑;村庄里那所学校,已经围墙倾倒、院坝垮塌、房屋破败、门窗桌凳早已不翼而飞,曾经启蒙的学校,只能作为往事的回味。村庄里没有了朗朗书声,就缺少活力和喧闹,“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场景没有了,村庄的“灵魂”渐渐远去。

拉拉家常是村庄“灵魂”。那些年,每逢农闲,村庄的伙伴们带上凳子,聚集在院坝中央,说说笑话、摆摆闲话、拉拉家常;每逢喜事,村庄的伙伴们送上礼金,聚集在酒席桌上,你来我往、觥筹交错、拉拉家常;每逢春节,村庄的伙伴们穿上盛装,聚集在空旷山顶,眺望远方、谈谈未来、拉拉家常。村庄在拉拉家常的熏陶下,显得是那么其乐融融。如今,伙伴们天各一方,见面稀少,手机微信群代替了拉拉家常,有事群里通知,无事群里聊聊;麻将地主取代了拉拉家常,春节聚会,三五成群,各霸一方,部分伙伴一年的收入基本泡汤。村庄里没有了拉拉家常,就缺少亲切和和谐,“告别仁谋走他乡,今日重逢满院芳。”的场景没有了,村庄的“灵魂”渐渐远去。

累累硕果是村庄的“灵魂”。那些年,村庄的百姓爱土如命,常年口朝黄土背朝天,在宝贵的土地里精耕细作,春季,满山的小麦在微风吹拂下,翻卷滚滚浪花,呈现丰收的希望;秋季,偏野的水稻在阳光照射下,放射灿灿金光,带来丰收的喜悦;收获季,收割的秸秆散落田间,收获的硕果堆满院坝,构成一幅美丽无限的田园风光画卷。村庄在累累硕果的丰收中,显得是那么丰衣足食。如今,众多的百姓离开了金贵的土地,祖先们双手开垦的层层梯田大片撂荒,部分流转的土地也失去丰收的希望。村庄里没有了累累硕果,就缺少喜悦和希望,“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场景没有了,村庄的“灵魂”渐渐远去。

乡村振兴战略,成为新时代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强劲的动力源,更是挽救村庄“灵魂”渐渐远去的镇定剂,需要我们在推进“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总要求过程中,尊重农业、农村、农民发展规律,融入“农耕”元素、坚守“乡村”文化、注入“村魂”精髓,才能留住村庄的“形态”,保住村庄的“灵魂”,村庄的明天一定会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