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父亲的灯笼
父亲的灯笼
作者:夏兴初 来源:市政协研究室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04日 点击数:

 疫情降低风险,学校陆续开课。前不久,我因事回了趟老家。汽车盘山而上,翻过一个垭口,远远就听到我发蒙的学校里传来读书声。惊讶之余,也勾起我的回忆,不自觉想起曾经在这个学校教书的父亲。

 40年前的一个秋季,学校唯一的老师突然调走。为了救急,村干部就进了我们家,叫父亲去学校教书。父亲因为是初中毕业生,当了社办企业会计,管理着几个石灰窑。可学校不能一日无师,干部们这一叫,他就到学校当了老师。

 那时候的学校,教室虽有几间,学生却只有十几个,小的六七岁,大的十三四岁,一至五年级的都有。为了便于教学,父亲就将学生按一二三年级和四五年级安排在两个教室,采取复式教学方式授课,音乐、体育课则是大班制教学。每天父亲工作都很忙,除了教书,每周还要到几公里外的煤厂去挑煤回来,天天中午为学生生火,把从家里带来的盅盅饭蒸热。山里人家居住分散,年纪小的学生路上不安全,放学后,父亲都要把他们一一送到家门口,然后才回家吃晚饭。

 一到冬天,雾大,黑得早。学校刚放学,就近傍晚了。为了送学生回家,父亲嫌手电筒的电池不经用,经常更换太花钱,就做了盏灯笼。是用竹片编成一个篮,四周糊上白纸,中间用铁丝弯成一个圈,夹着一只小墨水瓶,装上煤油和灯芯就成了。一放学,父亲就提着灯笼送学生。

 一天,夜深了,还不见父亲提着灯笼回来。我和母亲站在门外,心急如焚,任由寒风呼呼地刮。过了许久,只见几个村民抬着父亲回来了。父亲躺在凉椅上,满脸是血,痛苦得不能说话。见此情景,我“哇”地哭了起来,母亲一个劲儿地摇着父亲的肩膀,哭叫着问怎么回事。原来,父亲送完最后一个学生往家赶,走到山垭口,一阵狂风冲破了灯笼,吹灭了灯。父亲看不清路,掉到山沟里。远远地,几个村民见父亲灯笼突然熄了,知道出了事,都打着火把出来,救了他。

 第二天天还没亮,父亲就挣扎着要起床去学校上课。他刚坐起身,正为灯笼被摔坏而犯愁,突然透过窗户,看见一条“火龙”向我们家游移过来。父亲惊奇地叫我和母亲看,我一下子就被这个场景惊呆了。慢慢地,“火龙”近了,走在前面的是村书记。屋檐下,他高高地举着一盏大灯笼,对父亲说:“夏老师,我们全村几十户人家昨天晚上专门为你做了这些灯笼,都装上了煤油和灯芯,今后,你就尽管放心地用吧!”

 父亲和前来的村民一一地握着手,一句话也没说。因为,他已经泣不成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