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广安市政协网站!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访问旧版]
您的位置: 首页  —  政协艺苑  —  谷黄时节
谷黄时节
作者:夏兴初 来源:市政协研究室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25日 点击数:

 

当原野一片绿荫,当田野满眼黄橙,广袤的乡村便迎来了一年中最繁忙的季节。 
   只见茫茫的田野里,一片一片的稻子仿佛一夜间就齐刷刷黄了。微风吹得金黄色的谷穗此起彼伏,如波浪翻滚。乡亲们望着橙黄的稻子,心里像刚吃了蜜一样。

割谷是这个季节天大的事情。天刚微白,通往田间的小路上,就闪过急匆匆奔忙的脚步声,震落了草叶上的露珠,冷不丁惊起一只偷食的野鸡,或者纳凉的野兔。

晨风拂过,稻香飘扬。站在无垠的稻田边,每个人的呼吸是那样的舒坦,肺腑里都是清澈的。清新入肺,金黄入眼,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人陶醉呢?每个置身稻田的人,都想随风而舞,情不自禁地融入其中。

然而,站在稻田里的男人们,谁还有闲情雅致陶醉其中?但见银镰飞舞,只听见“嚓嚓嚓”的声音连连作响,那挥镰割谷的声音犹如一曲美妙的乐章醉人心房。

太阳泛红时,一大片稻子已经齐整整倾俯在地。此刻,山道上走来一溜女人,她们提着水壶为田里劳作的男人送来薄荷茶水。趁男人歇息时,她们冒着烈日把稻田里割倒的稻子抱揽成一堆又一堆。

男人拿搭在脖颈的汗巾擦擦脸,畅快地喝完茶,从田边搬来脱粒机,铺上厚实的塑料薄膜,就开始给稻子脱粒。随着机器的轱辘飞快地转动,谷粒便“刷刷刷”地从脱粒机出口争先恐后喷涌出来。待谷粒全脱了,用箩筐一一担回家,摊在院坝里爆晒。傍晚,起风了,赶紧扬场。木锨高高抛向半空,落下地的谷粒便出落得干干净净。抓几颗放嘴里一咬,“咯嘣嘣”响了即示干透,然后收回储藏在仓柜里。

 稻子可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庄稼。从惊蛰到立秋、处暑,从春雨、夏阳到秋凉,一生经历了二十四个节气中的一半的长度。但它还是将自己叫作稻子,十分谦卑地发芽、生长、结籽,不像什么高粱、大豆和玉米,非得冠以“高大上”或者美好的名称。但对于谦卑的稻子,人们是懂得感恩的,无论是持镰割稻的男人们,还是捡拾谷穗的小孩子,要拾起一棵稻子,都要深深弯下腰去。因为,每一粒谷子都有土地的重量。

又到了稻子黄熟的时节,乡村抢收稻子的繁忙景象又重现脑海。我多么想回到家乡去,去体验一下火热的劳动生活,感受一下金色的收获乐趣,感恩每一粒谷子对我们的无私馈赠。